BSN长话短说之六:公链如何破局
来源:未知 时间:2021-04-15 07:04 浏览量:
分享至

说下我的观点,前面达鸿飞是从以太坊技术角度,他用一个非常有趣的「审美」角度,从审美角度看,以太坊的EVM是一个不太好的审美选择,我深表认同。

Sean以公链这条路对比未来公链发展,有5-10年时间,我深表认同。

但我没那么乐观,我认为10年是打底,先做10年再看。从公链未来格局来看,有两个东西是客观规律。第一,技术会不断迭代,每隔一段时间,技术创新积累会发生一次大的技术升级浪潮,这件事情即使在区块链行业也是会照样发生的。

我们从更长时间3-5年来看,公链发展一定会不断有新技术出现取代之前技术,然后提供更多机会和可能性。

技术迭代会带来的一个影响是,会有一些公链项目非常适合当前这个时代的技术,利用好技术优势,服务好客户,服务好用户,然后带来价值。

只要对这个时代越适应,那么对下一个时代可能就越不适应,这就是最大挑战。它挑战来自于要对当前这一代技术做优化,所以对未来技术迭代,就是一个包袱。

以太坊是当前时代,最适应的那一个。但我们谈区块链有没有下一个产品?当然有。

除技术迭代外,还有就是在密码学上一些新东西,区块链本质是由密码学和博弈论组合而成,密码学会跟博弈论会互相纠缠在一起,形成新的模式、新的可能性,让区块链不断迭代出更多新的、不同的、面向未来的新东西,我现在没办法去想象,但是我特别乐观。

所以无论是技术迭代,还是密码学迭代,都会把区块链永远朝着下一代往前推进。所以我的观点是面向未来,然后先做10年,我们再看。

何亦凡:我一点不同意见都没有,甚至可能比各位还极端。像Sean说的现在是棒球赛第一局,我认为棒球赛还没开始,现在是几个小孩在到处扔球,然后说好玩,咱怎么发展,最后才慢慢形成一个正规赛事。我不认可一家公链独大,这个可能是违背人类自然发展规律,这个一点可能性没有。

我对公链技术非常认可,甚至目前在区块链技术中,公链绝对是一个主流。

比特币上面当然承载了非常多的交易,但那不叫生态,生态是指如何能够基于比特币去创造出很多服务,发展出用户,再创造出新的价值。在这个维度上,比特币并没有太多的参照意义,所以我们都是用以太坊作为标杆去探讨。

在我们看来,以太坊把计算这件事情给抽象了。在公链上,它可以提供统一计算层,也就是以太坊引入虚拟机这一机制,有了界面统一计算平台。但抽象层走到这一步后并没有完结,还需要继续往前推进,可以是存储,可以是网络,可以是共识,但除此之外是不是还应该有更好密码学支持?这方面面向未来路还很长。简单讲如果只在链上做好计算抽象之后,能做的事情今天以太坊都尝试过了,现在还有很多我们想做但在以太坊上是做不了的。

比如以太坊生态有几千个改进提议,以太坊社区把它叫EIP,以太坊大概每年规划做1-2次分叉,主要是协议升级,每次协议升级会引入3-5个新改进点,可社区持续不断创作出的这些提议的改进,是没有办法全都被以太坊接纳的。

有时我们会说一句玩笑:有一个新的idea在以太网社区被大家讨论,那么很有可能核心开发者的结论是这个idea非常好,但我们决定这辈子都不做。以太坊缺少这样一个新维度:以持续不断小步迭代的方式改进,并把协议的升级作为抽象,更灵活地实现协议升级。在以太坊上,我能看到的更多的是有太多升级没有做到。

达鸿飞:公链还有可以进化的地方。第一,是治理,公链如何进行治理这些技术决策,一些商业决策到底是怎么做的,实际是一个非常不透明,并且是一个不知怎么运作的过程,对绝大部分公链来讲,这需要改进。

当时已经有非常多对于NFT各种认知层面上的探讨。虽然今天主角不是加密猫,主角是加密艺术品,但是现在探讨的跟那个时候一样,不同人用不同角度在解读NFT。

NFT内涵和外延正在迅速地以爆炸式的方式向外扩张,在很多场合听大家讨论NFT时,我都很有兴趣。在听大家讨论的过程中,我发现一个很有趣的点,就是这一次NFT热潮终于出圈了。

所谓出圈就是有非常多的人在关注区块链时,比较难去理解到区块链本身非常晦涩的一些概念和认知,但他们对NFT的理解就非常容易,非常自然。我甚至遇到一些投资人跟我探讨区块链时,他们都相信NFT才是区块链未来跟现实世界能够产生关联,甚至彻底把现实世界跟虚拟世界打通的桥梁。

这个观点我非常诧异,为什么投资人会这么想?但最后转念一想,这个想法也很自然,因为在现实世界中绝大多数事物本质都是非同质化的,反而同质化的东西在现实世界中是少数。现实世界中90%以上东西都是非同质的,而NFT就是一个非同质的基础特性,刚好映射了现实世界中这些东西。

所以这个观点很有趣,我的内心不一定完全认同,但这个观点能够帮助绝大多数非区块链行业的人理解区块链。很多年我一直有一个困惑,就是没办法给区块链以外的人解释区块链,尤其是比特币的价值。因为现实世界中大家的传统思想都是需求、供给、稀缺决定价格,还有市场,那么区块链价值评估体系会更加不一样。

NFT的共识是由一个小众群体达成的,一个NFT是没有办法在区块链上让所有人对它达成统一价值共识的。我们可以对比特币的价值、以太坊价值形成一致的共识,但是今天在座的每一个人,对于某一个可能拍卖几百万、上千万的艺术品价值,和NFT价值能否达成共识,是不一致的。

我们做公链的人,底层在做一个去中心化的共识,我们要保证共识去中心化,保证故事的安全,而且要保证故事的一致性,我们在做一个去中心化的全局共识。而NFT是在做一个去中心化的局部共识,而且是整个NFT市场若干个小的局部共识。大家串在一起,可能两个人拿着两个NFT互相不认同,但他们能找到互相认同他们价值的那群人,这是我认为最有趣的事情。

关于问题本身,NFT是不是公链破局的机会,还要看NFT背后所能凝聚的共识,最后有没有什么机会能够形成一个繁荣的生态,以及NFT是不是真的能够像面向普通人所容易理解的那样,可以把现实世界当中的那些非同质化事物跟NFT更好的关联。

还有一点, NFT能不能走向实用?

我们有太多艺术品,并不是我们生活中实用的东西,但我们还有很多实用的东西本身是可以NFT化的。如果这些东西能通过NFT技术得到很好发展,那么NFT就会给公链带来很大机会。但是作为公链破局的机会,我对此是谨慎乐观的。

因为做过联盟联和公链后,我们才能意识到做联盟链和做公链,我这里说公链不是指PublicBlock Chain,而是去中心化世界当中的公链 Permissionless Blockchain。

我们自己原来做的是面向金融机构的公链,和现在做的面向去中心化世界的公链是完全不一样的。就是因为它们不一样,我们甚至希望在中间找到明确的边界,然后把他们彼此都完全割裂独立开来在不同世界。在每个世界当中去寻求机会资源和各种各样合作的伙伴,找办法让它们独立发展,而不是说现在还努力把它融合。

这个有点像新华字典里说的,小明和小红他们都有美好未来。但这个阶段我们依然在找这种合作机会和窗口,像何总说的这里面有非常多因素,还有非常多模式还在创新,还在监管进一步给出这样一个空间,所以我们现在非常积极,但是我们现在保持独立的各自发展,这起码是我们两边都做过之后,我们现在一点点小小总结。

达鸿飞:公链跟联盟链的主要区别,第一,是治理。链上发生还是在链外发生,第二,是激励。链上发生还是链外发生。在链上发生的激励和治理,它更容易形成透明统一规则,它更容易让参与者能够很快加入或者是很快退出,它会形成自己社区。这些社区有很强凝聚力,它非常符合人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