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特币都没这么疯狂!一幅NFT画作卖4.5亿,躺着赚钱的机会来了?
来源:未知 时间:2021-04-07 21:35 浏览量:
分享至

“NFT画作卖出4.5亿元,热潮席卷全球多国”“区块链应用凭借NFT正式爆发,未来万物皆可NFT”“NFT袭来,开启财富的下一个密码?”……4月6日,北京商报记者注意到,近期,NFT概念在币圈爆火,无论是币圈媒体,还是群聊社区,关于NFT的讨论热络不绝,既有人称NFT有颠覆性价值,也有人认为其已现泡沫败象。在分析人士看来,这一引爆币圈的NFT,由于缺乏法律监管,又涉及代币交易,新风口之下,极易滋生骗局,多道风险暗藏。

非同质化代币走热

继DeFi(去中心化金融)之后,又一新词NFT(Non-FungibleToken,非同质化代币)在币圈迅速走热。不过却鲜少有大众知晓:NFT究竟是什么?有何价值?与普通虚拟币有何异同?

从概念来看,所谓NFT,通常是指开发者在以太坊平台上根据ERC721标准/协议所发行的代币,特性为不可分割、不可替代、独一无二,也就是说,所有采用ERC721标准/协议而发行的代币都可以叫做NFT。

北京商报记者从业内人士处了解到,提出非同质化概念之前,币圈盛行的虚拟代币都遵循相同的同质化协议,也就是所有代币都遵循着相同的规则,可以进行自由交易置换。例如,简单来说,比特币、以太坊等都属于同质化代币,在同质化协议下,每一枚比特币或以太坊都与另一枚比特币或以太坊完全相同,两者可以互换,且每个比特币或以太坊都可以分割成若干小份。

而基于非同质化协议发行的NFT则并非如此。这类代币有自己独有的价值,且无法将其拆分成更小的单位去使用,每个NFT具有独一无二、不可分割的特性。举个例子,一个收藏品或奢侈品,都可以被创建成一个数字代币然后上传至区块链,通过非同质化协议,可以让其变成一个非同质化代币。也正是因为这一特性,使NFT开始应用在加密艺术品、收藏品、门票、游戏等领域。

针对NFT,北京大成律师事务所合伙人肖飒表示,与比特币已达到可完成支付结算的功能不一样的是,NFT显然不是为了支付结算而来,它的出现就是为了“确权”,将某一个网页截屏、画面、视听资料等写进链上,一可以确保主链不倒,节点永存;二可以确认这个作品就是归属于某个特定人+自动获取收益,即便未来作品被人使用(尤其是商用)原创者也可以得到至少毛利10%的收益。

或成骗局温床?

有人说,NFT是运行在区块链技术网络上的一种新型的数字资产,是赋能万物的“价值机器”,未来一切皆可NFT;不过,也有人对此持谨慎态度,后续,无论是比特币还是NFT,都逃不脱被“炒作”,甚至或成为新一轮骗局温床。

正如上海对外经贸大学人工智能与变革管理研究院区块链技术与应用研究中心主任刘峰指出,NFT与普通虚拟币最大的区别在于NFT与物权相结合,对应了一定的物权价值,也类似于某一种物品的附加值,不过,由于该概念过于早期,缺乏法律和监管,因此,新热潮背后各种乱象丛生。

“例如,我随手画个小猪佩奇,进行上链包装后,你拍给我100万USDT(等值于100万美元),我们双方进行交易,但这个画真的就这么值钱吗?”刘峰打趣道,不乏会有人对NFT盲目崇拜,在新概念的诱导下投资或购买一些并不具有高价值的物品;甚至可能会有不法分子以此为新通道进行洗钱行为。

肖飒则直言道:“基本可以判断,NFT将成为下一个法律重灾区,打着新技术旗号的伪创新很快就会复出,叠加之前的艺术品投资、古董投资、股权众筹等概念,骗子们会将某件艺术价值不高的作品通过其上链包装,编造动人的爱情或亲情故事,推高价格,等待韭菜上钩,然后拉锯齿,断崖式下跌,攫取巨额利润。”

“细思极恐,放眼望去西方一些上市公司、画廊、奢侈品集团、拍卖行、咨询公司等,商业内核也是这个套路:找个新概念,编个打动人心的故事,联合各种媒体渠道升级炒作,发酵,引韭菜入局。”肖飒称。

事实上,已有研究数据显示,一方面,在价格表现上,曾风靡艺术与收藏界的NFT,价格与销售额已出现大幅下滑现象;另一方面,NFT诈骗的数量和范围也在短时间内出现爆炸性增长。

“币圈需要行情轮动,跟股市一样,要制造题材,而NFT属于币圈炒作的新话题老内容,以太坊公链提供了代币不同性状的可能性,但NFT并没有改变代币的性质。”复旦大学张江研究院教授、数字经济研究中心执行主任陈文君告诉北京商报记者,虚拟币交易在我国仍属于禁止一类,因此同样不能用任何形式炒作。

宜疏不宜堵?

在多位分析人士看来,要防范因NFT滋生的骗局,就亟需提高投资者认知,并进一步完善相应法律及监管。

“在技术和科研上应予以宽容,但在法律和监管上则应该进一步跟紧。”刘峰说道,新的代币形式及交易方式出现后,将比普通的山寨虚拟币诈骗更具诱惑性,一旦市场热起来,很有可能让一些不值钱的所谓艺术品售以上千、上万美元甚至更高的价格,导致投资者跟风受骗。

在刘峰看来,后续NFT规范任重道远。首先,在技术和学术研究上,要进一步跟紧,要弄清楚NFT究竟是什么,在进一步了解后,再完善相应法律法规,并完善监管措施,目前NFT仍处于初期,技术门槛和认知门槛很高,一旦交易,后续追回或退换流程难度都极高。因此,投资者要多加防范,赚认知内的钱;此外在学术研究、法律监管等方面,也应该进一步对NFT进行研究,向大众提示风险。

肖飒同样认为,NFT宜疏不宜堵,一方面,对能够链上化的技术人员,可进行从业资格培训,持证上岗,配合备案制度,掌握市场上NFT的部分真实情况;另一方面,针对监管机构来说,为控制入口,可对NFT进行备案,放在著作权备案部门或市场监督局、地方金融办等,或者选择科技能力比较强的监管机关。

“建议检察系统对于NFT进行学习研究,结合刑事合规对相关企业和组织提出整改建议,防止技术团队成为犯罪团伙;对于法院,建议通过个案确立各个参与主体之间的权利义务,并上升为数字世界的规则,指导市场行为和司法实践;对于公安机关,压力最大,也许又会出现一波涉众案件,可做好与行政监管机关的沟通协调,维护各方合法权益。”肖飒称。